当他们走出荆州火车站时

2017-03-19 05:45

作者 张明金 董晓斌

对此,周璐表示,小孝天入院后,爱心人士纷纷伸出援手,爱心捐款总额达32万余元。“既然儿子能救我,也能救别人,我们要学会感恩,回报社会。”3月28日,小孝天的遗体器官捐献志愿书完成登记和签署。

湖北荆州7岁男孩陈孝天因罹患脑瘤不幸离世。遵从他的遗愿,医生将他的左肾脏移植给了肾衰竭的母亲,完成了“救妈妈”的誓言。同时,他的右肾和肝脏也挽救了另外两名年轻患者的生命。4月3日,小孝天的骨灰被家人带回荆州葬于雨台山公墓后,不少当地市民自发到公墓祭奠小孝天。

武汉市红十字会遗体捐献管理中心负责人骆钢强介绍,小孝天病情加重转到武汉后,他在与周璐商量器官移植事宜时得知,这个大义家庭还决定将小孝天的另一个肾脏和肝脏捐出,去救陌生人。

当地市民自发到公墓祭奠

小孝天捐献器官后,工作人员为他进行了伤口缝合,并为他患上干净的衣服,孩子安详可爱得就如睡去一样。

2006年12月18日,陈孝天降临人世,直到他5岁,这个家庭一直幸福美满。2011年11月,当时31岁的周璐被发现双肾衰竭,为了不拖累丈夫,她主动提出了离婚。半年后,小孝天被确诊为髓母细胞瘤,这是一种颅内恶性肿瘤,几乎就是绝症。

4月3日,荆州当地一些市民听闻小孝天的事情后,自发来到雨台山公墓祭奠他们心中的“小天使”。(完)

3月31日中午1点,周璐见到儿子时,小孝天已不愿说话,只是艰难地喊了几声“妈妈”。周璐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儿子的头,亲亲他的额头。之后,周璐因身体不适到武汉同济医院做透析。

中新网宜昌4月3日电:题:湖北“捐肾救母”男孩下葬 当地市民自发到公墓祭奠

4月2日上午,3个专家组同时为3人进行了手术,手术都非常成功。“手术之后,孝天的肝肾很快在3个成人体内存活并发挥作用。”同济医院的主刀医生陈刚说。

此时,周璐的心脏出现了心衰现象,只要一躺下就会呼吸困难,每天晚上只能坐着睡觉。看着痛苦的周璐,陆元秀提出用小孝天的一个肾救媳妇,但被周璐拒绝。“想到几年来儿子备受病痛折磨,我希望他能完整地离开这个世界。”周璐说。

当天中午11点半,小孝天的骨灰跟着爷爷、奶奶和爸爸一起踏上了回家的火车。小孝天的奶奶没有止住眼泪,回家的路上一直哭着。当他们走出荆州火车站时,看到不少群众自发等待在站外,打着“小孝天,我们接你回家”的横幅。下午3时50分,小孝天的骨灰被安放在荆州郊外的雨台山公墓,他将长眠于此。

尽管如此,周璐还是陷入了深深的犹豫和矛盾中。为了能让媳妇同意,陆元秀发动了所有亲戚朋友劝周璐。在痛苦挣扎了一个多月后,周璐将替孩子活下去作为唯一的理由,最终艰难地同意了这个决定。

2日中午11时20分,小孝天的妈妈周璐醒了麻醉,回到重症监护病房。据了解,周璐在武汉的康复可能长达两个月,这期间,家人表示会多陪伴她,安慰她,希望她开始新的生活。

4月2日凌晨3时10分,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所长蒋继贫和另外两名专家赶到医院,观察小孝天的情况。凌晨4时15分,小孝天停止了心跳。

周璐和小孝天生重病后,婆婆陆元秀看不下去,决定与“前儿媳”一起生活,照顾周璐也照顾孩子。2012年5月,小孝天在武汉同济医院接受手术,前后共放疗28次。由于恶性程度高,孩子情况越来越差,双目开始失明。

今年2月11日,小孝天的病情急转直下,癌细胞已扩散到整个大脑,一家人只能接受一个事实:小孝天的离去是早晚的事。

孝天的心跳停止后,在场的所有医护人员为他进行了默哀。按照国际惯例,需要观察5分钟,确认孝天死亡后,4时20分,他们开始器官切取。5时整,孝天两个肾和一个肝脏的切取手术完成,20分钟后器官被送到同济医院。

小孝天捐出肝肾挽救3人

懂事的小孝天似乎也察觉到妈妈的担心,他大声告诉妈妈,“我是男子汉,妈妈,我要救你,我要保护你!”随后,陆元秀偷偷将周璐和孙子的血液拿到武汉配型,配型结果特别好。

随后,医院很快登录了遗体捐献器官移植分配系统,最终通过计算机分配确定孝天的左肾捐给妈妈,右肾捐给21岁的冯晶(化名),肝脏捐给27岁的文军(化名)。

7岁绝症男孩誓言“救妈妈”